首頁新聞中心 中國造紙雜志社行業統計 行業資料協會學會專業院所專家庫企業名錄 行業書庫網站集錦聯系我們English
  政策法規
  訪 談 錄
  行業發展
  新建擴建
  上市公司
  新產品 新技術
  環球紙業
  市場行情
  會展消息
  協會、學會動態
  雜志社活動
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行業發展 >> 瑞士:廢紙捆成豆腐塊像“禮物”被收走 垃圾分類已成鮮明文化特質
瑞士:廢紙捆成豆腐塊像“禮物”被收走 垃圾分類已成鮮明文化特質
2019-7-23 14:15:40

  如果游覽完德國、法國或是意大利,再踏入與它們接壤的瑞士——無論是到與法國依云小鎮隔湖相望的日內瓦,還是到德語區的蘇黎世,或是德法邊界的巴塞爾,瑞士的大城小鎮都能帶給你與法德意迥然不同的感受,最直接的就是它的干凈了。

  “我曾在柏林待了這一個月,吃喝固然爽過瑞士百倍,但那兒的衛生與垃圾處理實在跟蘇黎世相差太遠。時間久后,就讓人分外想念蘇黎世的干凈整潔。”在瑞士生活了7年的蘇黎世大學博士張石之告訴記者,“從剛到瑞士開始,我就想談談這里怎么處理垃圾,因為瑞士可能是歐洲大陸垃圾分類最好的國家,這也是對我的思想理念沖擊最大的當地文化特質之一。”

  有機垃圾引入后,蘇黎世居民各有妙招

  據張石之介紹,在蘇黎世,不同的垃圾要丟到遠近不一的不同地方,除了扔到社區的垃圾桶里,一些垃圾還要放在門口等待回收,一些垃圾要親自丟到回收站去。雖然社區居民人手一本垃圾處理指導手冊,每年還會收到標明垃圾回收具體時間的“垃圾日歷”,但光有理論知識不夠,只有“實踐出真知”,瑞士垃圾分類的復雜程度就算是在此生活了7年的他也容易犯錯。

  在張石之所住的社區,前兩年引進了有機垃圾這一比較先進的分類。那些廚房出來的有機廢料都要扔到樓外的綠桶里面,每周三有人來傾倒,并將垃圾桶消毒打掃干凈,這些有機垃圾隨后會被運到蘇黎世的一家堆肥場,最后被加以回收利用。

  不過,一些蘇黎世居民覺得給有機垃圾“破袋”十分麻煩,干脆連塑料袋一塊兒扔在有機垃圾桶里,這意味著這桶本可以直接降解的有機垃圾,因為一兩個塑料袋又得重新處理了。為了解決這一問題,居民們紛紛想出妙招——有人直接用碗盛著垃圾扔到桶里,超市里也有賣密封性很好的家用有機垃圾桶。當然也可以去購買可降解的小塑料袋,價格是3.5瑞士法郎(約24元人民幣)10只,這樣就可以與裝著的有機垃圾一起丟棄了。

  在綠色有機垃圾桶邊,還有兩個體型較大的灰色垃圾桶,用于投擲諸如臟了的紙巾、塑料袋等沒法分類的垃圾,每周四有人來收并直接運到焚燒廠。打開那灰色大桶一看,每袋垃圾都用統一的蘇黎世白色垃圾袋打包著,袋口有個抽繩,這樣垃圾就被包裹得嚴嚴實實,也不會到處散落了。

  這種專門的垃圾袋叫做“蘇黎世袋子”,價格昂貴得讓留學生們叫苦不迭——一只17升的小袋要0.85瑞士法郎(約7元),35升的中袋要1.7瑞士法郎(約12元),60升3.1瑞士法郎(約21元),110升要5.7瑞士法郎(約40元)。據說這是瑞士政府為平衡處理垃圾的花費而定價的,在別的城市也有價格因地制宜的“日內瓦袋子”“洛桑袋子”等。但是,這種“天價垃圾袋”也間接督促著大家節約使用,人們也會特別留意不要讓錯誤的垃圾混入其中,占用垃圾袋寶貴的空間。

  瓶子、金屬垃圾需要丟到社區固定的垃圾桶內。在離家門口稍遠點的地方,有個供更大范圍的居民丟垃圾的場地,垃圾桶品類繁多。光是丟棄玻璃瓶的垃圾桶就有三種,洗干凈的玻璃瓶要按綠、白、灰三種顏色丟棄到不同的桶中。

  冷門分類知識體現瑞士人“極致化”性格

  還有一類垃圾是定時放在樓棟門口路邊等人收走的,那就是可回收的普通紙、紙箱以及舊衣服。

  尤其是紙類回收,讓張石之倍感瑞士人的“群體壓力”。每隔兩個星期左右,有一次扔紙垃圾的機會,普通紙或紙箱的回收輪換著進行。每當回收日期來臨,鄰居們會用專門的繩子將之捆成非常整齊的豆腐塊,綁繩上面還會留出提手,像“禮物”一樣等待工人們最有效率地收走。

  看著鄰居們的用心良苦,作為留學生的張石之自然也不能草率行事。要是處理得不好或不按時丟棄,那堆垃圾就不會被收走,孤零零地留在街邊,被鄰居白眼相看,這一間接的監督機制會讓不按規定扔垃圾的人羞愧難當。久而久之,正確地分類垃圾就內化為瑞士居民的一種習慣。

  80多歲的鄰居老奶奶總能指出張石之犯得一些小錯誤,也教給他一些冷門的分類知識,頗能體現瑞士人“極致化”的性格。例如酸奶塑料瓶身上的包裝紙竟然不是普通紙張,屬于紙箱一類;那些過期的藥丸也不能隨意丟棄,要親自送回藥店;還有洗發水瓶、廢電池、舊燈泡,還得按照“各回各家”的原則丟到超市的回收柜里。

  丟棄大件垃圾更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蘇黎世有種專門的“垃圾電車”,那些沒有自駕車的老人,就可以拿著舊家電坐電車去回收站。但若是更大的沙發等家具,就不得不開車去回收站付費處理了。

  “瑞士是個從骨子里強調地方性文化的國家 ,所以各州在許多政策上都所有不同,”張石之對記者解釋道,“但他們又是個高度講求效率的聯邦,所以大的框架和理念還是比較一致的。”

  在巴塞爾大學學習的博士生裴守約對此深有感觸,他對記者表示,巴塞爾的垃圾分類和蘇黎世一樣十分復雜,不同垃圾桶的顏色也有所不同。

  由于垃圾處理費用昂貴,一些瑞士人還可能干脆將車開出了國境。一篇來自“瑞士資訊”的報道稱,2017年,法國東北邊境的勃艮第-弗朗什孔泰大區海關截獲了10噸來自瑞士的垃圾。同年,大約140名瑞士人因在法國非法傾倒垃圾被抓,但這一數字不包括那些還未被發現的人。

  事實上,被認為最干凈的瑞士已經成為歐洲人均垃圾量最大的國家之一。歐洲統計局2019年最新調查顯示,在歐洲,只有挪威和丹麥的人均垃圾量超過瑞士。盡管回收利用率已高達53%,但瑞士和鄰國居民的種種煩惱表明,瑞士的垃圾分類回收仍有一段路要走。

(文匯網)

第一篇    上一篇    下一篇    最后一篇   

備案序號:京ICP備05010661號

您是第【2470803】位訪問者

中國制漿造紙研究院中國造紙雜志社版權所有!Copyright © 2005-2007

未經允許,不得轉載!

 
攒劲甘肃麻将作弊器